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和谐家庭
和谐家庭

和谐家庭

他再也把持不住,迅速分开雅君的玉腿,伸进雅君的下身,用舌尖慢慢地拨开了那缠绕着个小阴唇,粉嫩的肉唇像是在喘息的小嘴儿,一下儿合起,一下儿又微微的张开,每次“吐气”时还会带出一些亮晶晶的“口水。”“美…”文枫暗赞一声,贪婪地舔吮了起来,舌尖从那两朵美丽的花瓣一直向上轻吮到了雅君的阴蒂,左右拨弄着它,不时的按压它,这颗小红宝石就这样被他吮吸的更加晶亮,更加的红润;他又时而的咬弄小阴唇,划着美丽的圆周。他轻易地拨开柔佳两片滑嫩有弹性的小阴唇,阴唇还是粉红色,连边缘都呈现粉嫩粉嫩,再掰开更大一些,阴道口湿湿亮亮的,里面的嫩肉在缓缓蠕动,好不诱人!“……啊!不、不、不要!!……”雅君的身体哪里承受的了这样的摆弄,娇嫩少女的芳心又一紧,' 嗯…………' 的一声娇喘,雅君娇羞万分,粉脸羞得更红了。

  雅君的两腿一会儿合上,紧紧的夹住文枫的头,一会儿大大的分开,拉抻自己的阴门,难耐的快感不仅停留在身体的表层,好似是通过柔嫩的肌肤渗入了五脏六腑,尤其是阴道尽头的子宫,麻酥酥的感觉越聚越强,紧接着就有一团火烧了起来,把原本如霜胜雪的美人烧成了诱人的桃红色。

  “干爸,上次一开始的时候你把我…弄的好疼,这次会不…会疼?”

  文枫听了,差点没笑出声音来,不禁思量这个小丫头是不是医学院毕业的,怎么会如此单纯。

  就说“不会,难道你在学校里没学过这方面的知识?不会是柔佳代你考试的吧?”

  美若天仙的雅君温柔地坏坏一笑:“是真的吗?那干爸怎么还不快点,雅君…想早点知道…到底是不是…还会疼。”

  文枫这才明白,原来身下的小美人已经有点急不可耐了。只是不好意思开口,就找了这样一个借口。他决定要好好挑逗戏弄一番这个清纯美丽的娇少女。

  他把雅君温柔地放正,快速脱去自己的衣服,然后把她的玉臂放在头的两侧,摆出一副投降的样子,然后文枫与雅君雪嫩的小手十指互相扣上,用自己的大腿把雅君的玉腿分开成四十五度的样子,自己的膝盖支撑着身体的重量。让自己的身体略微离开雅君的玉体,用他又粗,又长,已象钢铁般坚硬的肉棒轻点雅君的小腹和她早已湿润的娇嫩莲花,绝色清丽的雅君努力向上迎送着自己雪白娇嫩的玉胯。文枫每次都只让肉棒的龟头分开雅君温暖湿润的阴唇,在雅君的阴道口轻轻研磨,就是不深入。此时,身下的小美人急的身体不住地扭动,娇嫩玉润的雪臀不住地往上迎,想让男人的肉棒快点进入自己的娇柔玉体。但这时,男人突然抽出自己的肉棒,与雅君的阴唇脱离接触。几次一来,雅君知道男人在戏弄她,雅君心理一阵委屈。

  突然秀美温柔的雅君轻咬自己的下唇,玉体停止了摆动,一对娇嫩的玉腿也悄悄并拢,一双美丽清澈的眼睛似嗔似怨得看着身上的男人。

  “干爸…。你坏…今天雅君如此的主动热情,你却一再戏弄与我…。一点也不珍惜我的热情。是不是一定要象…。上次对柔佳那样,把我也弄哭你才甘心?”

  说完,眼圈一红,眼泪在眼框里打转。一副委屈无限的样子。

  文枫看到小美人雅君如此动情,觉得心理好过意不去。立即放开与雅君缠绕的手指,把雅君的纤纤玉体紧紧楼在怀里,朝着雅君柔软湿润的樱唇吻去,想补偿刚才对雅君的无礼。

  “嗯……不要……我不要…。嗯……”

  雅君欲拒还迎似的用雪嫩的小手想推开身上的男人。可文枫怎么会给她这样的机会。

  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禁不住热血上涌,阴茎勃挺,硬如铁棒,他分开雅君含羞紧夹的玉腿,挺起阳具向雅君的下身压下去…。…少女阴道内已湿濡淫滑一片,他顺利地用龟头顶住那紧闭而滑腻的娇软阴唇,微一用力,龟头已分开两片稚嫩娇滑的湿润阴唇…………他一鼓作气,下身一挺,硕大浑圆的龟头就已' 挤进' 湿濡火热的娇滑阴唇,顶进雅君湿润的阴道口……。

  ' 嗯………' 在绝色美貌的纯情少女的柳眉轻皱、娇啼婉转声中,他下身再向前一送,深深地进入到雅君体内……雅君娇靥含羞、玉颊晕红,娇羞无奈,那根深深插进她体内的巨大' 肉钻是那样饱满而火热地充实填满着她早已感到'空虚'万分的芳心、'幽径'………。

  ' 唔……………。唔、唔…。你…唔……好坏………你…唔唔…………你…唔………………雅君娇喘连连…………雅君的小穴虽然紧凑,但阴道壁却是出奇的柔软、细腻,还会像波浪一样不规则的起伏,一旦动起来,被这种娇嫩的体腔磨擦的快感足以使任何床上老手失魂落魄。文枫立刻就产生了射精的冲动,但还是咬牙忍住了。

  正在这紧要关头,娇柔美丽的雅君却对文枫撒娇:“干爸,你对我真好。我要你帮我做一件事情,为我报‘仇’。”

  “什么事情,你和谁有仇?”,此时的文枫不要说为雅君做一件事,就是十件百件也愿意。

  “等一会你把柔佳喊过来,让她躺在我身边,然后我…。我。扶住干爸的大肉棒,在柔佳那阴道口娇嫩而敏感万分的”花瓣“阴唇上轻擦揉抚,上次,柔佳差点没把我…。给羞死,这次我也要让柔佳尝尝…等待被插入的感觉,也要羞她一回。”

  男人听了这话,再次乐得差点笑出声来,但却满脸认真地说“今天你是主角,过了今天,这样的仇,我可以帮你报十次,一百次”

  “不要,我只要…一次就够了,我和柔佳毕竟是最要好的姐妹,我可不想伤害我们之间多年的姐妹情。”

  “我知道,其实柔佳对你可好了,你的项链就是柔佳向丽蓉提出来要买的,当然你干妈也非常赞成。而且今天柔佳一大早就上超市买菜,为你精心准备晚餐。”

  “真的吗?。”

  “那还能骗你吗?我的小宝贝”,男人说完,又轻轻吻了一下雅君柔软玉润的樱唇。
想到柔佳的种种好处,特别是自己的工作也是柔佳通过她母亲素云的关系帮忙才找到的(现在才知道素云找的丽蓉,自己现在的干妈),否则,自己一个小县城的普通家庭的孩子,怎么可能在大城市找到这么好的工作。雅君一阵内疚。

  “干爸,我不要你帮我…报仇了,真的,我不想要…报仇了。”

  “如果是干爸命令你那样做呢?。”

  “你…。真坏,到时候如果柔佳愿意,我才会那样做。”

  以后,凡是雅君和柔佳一起陪伴文枫的时候,姐妹俩都会玩这样的游戏,她们会用自己的纤纤玉手,扶着文枫铁硬的大肉棒去挑逗对方,看对方那种渴望被插入却又得不到满足的娇羞神态。当然这是后话。

  为了延长作爱的时间,文枫从绝色美貌的雅君的阴道中抽出阳具,在外面停了一会,接着又在雅君娇嫩玉润的阴唇上揉抚了几下,再深深地顶入雅君的体内深处,并渐渐加快了节奏…………' 唔………。唔、唔……唔…。…轻点………唔…。你啊……唔…嗯、唔…。

  …。唔………嗯唔…。唔………………雅君娇羞万般,娇靥羞红,玉颊含春地娇啼婉转,销魂快感冲激得欲仙欲死…………妩媚清纯、娇羞可人的绝色丽人那羊脂白玉般美妙细滑的娇软玉体随着男人的抽动、插入而一上一下地起伏蠕动,回应着他对她的奸淫抽插…………' ……唔………唔…轻…轻点…。唔、唔……嗯、唔……。

  “唔……唔…到最深处了…唔…唔…。插…插得好…深…你…。”

  他使出了浑身解数,不断地淫辱身下这春情勃发的美女;时而浅抽轻送、猛打急攻、时而研磨挠转、时而记记穿心,他不断变换着体位,时而老汉推车、比翼双飞、时而隔山取火、霸王举鼎、老树盘根,逗得雅君酥痒难耐,顶得她呼喊连天……。

  光滑赤裸的雪白玉体再次紧紧缠绕在他身上。水,是一个女人到达了男女合体交欢的极乐之巅、在“啊……”随着一声娇羞轻呼,一股乳白粘稠的少女阴精从她阴道深处的子宫内流射而出,顺着浸透在阴道中的肉棒,流出阴道,流出臀沟,沿着玉股,浸湿在雅君身下的白毛巾上。

  “肉棍”一阵痉挛般地勃动,他的龟头深深顶入美少女雅君紧小的子宫,他亦不能再坚持,只觉后腰一麻,滚滚浓精如同溃水决堤般喷洒而出,点滴不剩的浇灌在雅君酥爽娇嫩的花芯上,顷刻灌入了美少女藏于深闺的花房中,把已然神智昏蒙的美少女烫得再度失声大呼“啊~ …。”,本已无力的修长双腿不由自主地缠紧了他粗壮的腰,柔顺的抬起圆臀,迎接他汹涌澎湃的冲击,红热的小蜜壶含夹裹吸,将那含蕴着生命种子的精液一股脑儿地吸入了花芯深处。

  这股阳精烫得雅君心神俱醉,玉体娇酥,真的是欲仙欲死,魂游巫山……温婉柔顺、美貌绝色、清丽妩媚的雅君在文枫的精心挑逗下,终于再次被强渡玉关、刺破“花蕊”而征服了……稍事清洁后,文枫侧身紧紧搂抱着绝色娇柔的雅君,拉过丝被,两人都感到无限的温存。

  怀中的美人娇喘微微,吐气若兰,玉面羞红。文枫忍不住又轻轻吻了上去,两人郎情妾意,心中都无限甜蜜。

  “干爸,雅君以后…。就是你的小妻子,我要你…经常这样爱我。”清丽妩媚的雅君的娇声软语让文枫生出强烈的爱意。

  “我也爱你,我的小宝贝,我的好雅君。以后,你只要经常来陪陪柔佳,你干妈自然明白你的心意。”

  当晚,在两人无限的柔情蜜意中,文枫和雅君梅开二度。

  起床前,雅君更是要求梅花三弄,这一晚,文枫和雅君的心都快要被对方爽透了。

  从此以后,雅君每周都会找机会来“陪”柔佳,丽蓉自然心知肚明。有时候,甚至会和干女儿一起服侍文枫,每当这时,文枫都得节省“弹药”,因为另一位千娇百媚的绝色佳人在那边房里等他呢……。他可不想让柔佳再孤枕难眠。

  文枫在单位里对雅君也是百般照应,不久,就让雅君回她的母校,一所在本市的全国还算有名的医学院带薪深造(连奖金都不少),两年后,雅君取得硕士学位,成了医院的技术骨干,后来又担任了医院主要科室主任的职务。当然这是后话。
这样的日子过了又过了两个月,再过几天,是文枫的生日。

  丽蓉对柔佳说,这个周末为文枫过生日,到时候喊你母亲一起过来。柔佳爽快地答应了。

  那天,绝色大美人素云被柔佳接到文枫家,一见文枫的面,满脸羞红,但很快就恢复正常,她可不愿意在丽蓉面前让自己失态。

  当然,雅君也来祝贺。因为在一个城市,正在上学的雅君和在医院上班时一样,经常来“陪”柔佳。不要说今天干爸过生日,那怎么可能少得了她。

  席间,文枫望着四个如花似玉的美女,不住的表示对她们的感谢,对自己的宽容与忍让。他特别要谢谢丽蓉,如此大度、贤惠的妻子真的让自己永远也离不开她。

  晚饭后,柔佳酒有点喝多了,不能再开车送她母亲素云回去了。丽蓉大方地对素云说:“妹妹今天就住在这里,陪陪你姐姐说说话”,素云不好推辞,欣然接受了丽蓉地安排。

  丽蓉在文枫耳边说:“今天,我们姐妹四个也好,母女四个也好,看你怎么对付!。”

  “这个世界谁怕谁,兵来将档,水来土淹,今天,我文枫豁出去,也要让你们四个人都满意。”文枫也有点喝多了。

  “不要啦,今天,你就好好陪陪素云吧,她可是第一次住我们家。柔佳和雅君这两个小丫头的工作我去做。”

  “知我者,阿蓉。今天,你一定要和素云一起陪我,没有你在身边,我不塌实。”

  “好啦,知道了,我的冤家。”

  柔佳和雅君当然不愿意和自己的母亲、干妈争文枫,两人爽快地回柔佳房间休息了。

  不一会,丽蓉和素云沫浴完毕,两人座在床头等文枫进来。文枫在外面卫生间的浴室淋浴,洗完后在客厅等了一会,估计丽蓉和素云应该差不多了,他轻轻推开房门,只见床头一对美人儿如出水芙蓉,在互相交谈着什么。

  见文枫进来,两人都低下了头,一脸羞红。文枫到床上后,座在两人中间,他两手穿过两人的香肩,丽蓉和素云都把美丽的臻首靠在文枫得肩上,文枫故意问道:“两位佳人,春宵一刻值千金,你们谁先和我共浴爱河啊?”

  妩媚温柔的丽蓉在文枫的耳边柔声说:“素云是客人,当然客人优先,我们相处的日子多着呢!”

  大美人素云温柔地对文枫说:“当然不能反客为主,丽蓉是主人,而且是我的上司,当然你们先…。”,剩下的话素云说不出口了。

  “这时候还比官大小啊”,文枫差点没笑出来。

  文枫对丽蓉说:“我们先表演给素云看,让素云开开眼界,上次我让素云和我乳交,她说什么都不肯。”

  “不要,不要嘛”

  文枫见丽蓉欲拒还迎,再也按耐不住,他把美丽羞红的丽蓉抱在怀里,两手分别就势隔着一层薄薄的丝质睡衣握住了丽蓉的一双柔软娇挺的乳峰……“啊……嗯……啊……”嫣红诱人的两片樱唇中不由得发出一声娇啼。丽蓉娇靥羞红。

  绝色美貌的素云则一瞬间内心一片空白,娇羞无限……,看着边上两口子这样恩爱,素云真得很羡慕。

  他抽出手来,解开丽蓉的睡袍,褪下她的丝质内裤和胸衣,一具晶莹雪白、柔嫩玉滑的绝美胴体裸出来……他那两只粗大有力的手掌在丽蓉白嫩娇美的乳峰上轻揉抚着,瓷意享受着身下美丽尤物的娇羞挣扎……丽蓉柔美娇挺的怒耸乳峰,给他这么一揉,不由得玉体娇酥麻软,芳心娇羞无限……文枫让丽蓉躺了下来,用双手握住她的娇脸,他脱去自己身上得衣服后,一根雄伟,铁硬得大肉棒露乐出来。文枫将那龟头轻轻地顶在丽蓉的鼻孔上,肉棒在美女的鼻孔时重时轻地撞击,丽蓉羞涩地闭上眼,玉峰高高挺起,她感觉到肉棒在一路下滑,脖子、乳沟,很快玉峰上的蓓蕾传来坚挺压迫的感觉,她的脑海浮现出龟头蹂躏蓓蕾的情景,文枫将她的红樱桃顶在龟头沟部,文枫能感受到美女蓓蕾勃起的感觉,龟头在她樱桃上来回摩擦,美丽的红樱桃被镇压后又倔强地弹起,令文枫产生强烈的征服欲望,文枫用肉棒快速来回抽打她的蓓蕾,刺激得丽蓉娇声迭起,她的蓓蕾是敏感的。文枫停止了抽打,将龟头顶在她的乳沟上用力下压,丽蓉更高地挺起了她的雪峰,迎合着文枫的挤压,文枫放弃了对她红樱桃的征服,将肉棒放在她深深的乳沟里,丽蓉乖巧地用双手压住自己的玉峰,她能明显感受到肉棒的火热。
 文枫试探性地抽动了几下,她的乳沟很滑,挤压感很强,“唔……呵……”

  文枫只觉得快爽死了,那是肉体和精神上的双重剌激。

  男人满意地看着龟头从她的乳隙前端探出头来,开始有慢而快地抽插,只感到肉棒在一团软肉里颤擦,其爽无比,龟头被夹得热麻麻的,男人越来越快,丽蓉闭上双眼呻吟着,乳隙越来越紧。

  此时,旁边的素云都快看痴了,还能这样做爱?

  文枫知道素云的心思,他今天就是想把如花似玉的素云逗的心痒痒得,然后再给素云一个最完美的高潮。

  文枫改变了姿势,他双手托起丽蓉的圆臀,将丽蓉修长的美腿分开。丽蓉此时需要文枫勇猛的进入她的身体,几滴晶莹的露珠含羞的挂在阴道旁的黑森林上,文枫的肉棒雄赳赳的昂起,文枫用手的扶着粗硬的肉棒,慢条斯理的在丽蓉湿漉漉的玉门口处缓缓揉动,偶尔将龟头探入小蜜壶内,可是就是不肯深入,那股子热烫酥痒的难受劲,更逗得丽蓉全身直抖,口中不断的欢声高呼,几乎要陷入疯狂的地步。

  文枫挺起早就又昂首挺胸的粗大阳具,轻轻地顶住那淫滑温嫩的“玉沟”阴唇,先用龟头挤开紧合温滑的娇嫩阴唇 .下身顺势挺进,先把龟头套进丽蓉紧窄狭小的阴道口,然后用力向下一压。很顺利地就顶进了丽蓉的阴道深处。文枫粗大的阳具一直深深地、完全地进入爱人体内,才停下来。丽蓉的柔软玉臂紧紧抱住男人。

  “嗯…。嗯嗯唔……嗯嗯…嗯嗯”

  文枫开始在她的下身抽插起来。并且逐渐加快节奏,越顶越重地刺激着丽蓉的阴道内娇柔温润的敏感膣壁。

  丽蓉娇羞无限地被在她下身玉胯中的连续有力的抽出、插入刺激得娇啼婉转、淫呻艳吟 .“哎…唔轻轻一点哎哎哎轻嗯轻点唔哎…唔哎唔请你…你还轻轻一点唔唔…。哎唔”

  当文枫又在丽蓉的阴道中抽插了近三百次后,丽蓉终于忍不住全身的冰肌玉骨那一阵电击般的痉挛轻颤,“啊”,一声淫媚入骨的娇啼,丽蓉下身深处的子宫一阵抽搐,本就狭窄紧小的阴道内,娇嫩温软、淫濡湿滑的膣壁嫩肉紧紧缠绕着粗暴进出的巨大肉棒的棒身,一阵不能自抑的死命勒紧、收缩……文枫忍住强烈的冲动,没有射精。因为今天要节省“弹药”,素云才是今天的目标。

  绝色美貌的素云看着旁边的活春宫表演,呼吸都快停止了。

  “阿枫,今天真的好舒服”,高潮后无比娇媚的丽蓉紧紧抱着文枫,在他耳边柔声说:“快去疼爱素云,我想看你和素云的表演。”

  文枫从丽蓉的体内拔出粗大坚硬的肉棒。绝色美貌的素云娇羞地闭上了双眼,等待着那幸福美妙的时刻。文枫把娇靥美艳的素云放在丽蓉的身边,让她躺了下来。

  他侧身把素云轻轻搂在自己的怀里。“嗯……不要…嗯……嗯……”嫣红诱人的两片樱唇中不由得发出一声娇啼。素云一瞬间内心一片空白,素云娇靥羞红,娇羞无限……他一只手就势隔着一层薄薄的丝质睡衣握住了素云的一双柔软娇挺的乳峰……他那只粗大有力的手掌在素云白嫩娇美的乳峰上轻揉抚着,瓷意享受着身边美丽尤物的娇羞挣扎……素云柔美娇挺的怒耸乳峰,给他这么一揉,不由得玉体娇酥麻软,芳心娇羞无限……接着,抚摸的动作渐渐向下,按着她的玉滑娇嫩的柳腰一阵抚摸,经过她们柔软纤细的腰肢,抚过她们浑圆细滑的大腿,分开睡衣,插进了她紧闭的大腿内侧……“啊……啊……啊……嗯……啊……”

  美丽的尤物娇靥羞红,轻轻扭动着娇躯,娇羞地挣扎着……,小瑶鼻呼吸越来越重、越来越急促,……素云睁开自己梦幻般多情美丽的大眼睛深情地望着文枫……“大哥哥…。好哥哥…我好想要你…现在就要…”,素云已经十多天没和文枫在一起了,主要是文枫这一阶段工作比较忙,再加上家里有三位绝色佳人,素云那里就去的少了。再加上刚才文枫和素云的“表演”,素云已经非常渴望了…“素云已经这么主动了,你还磨蹭什么呀”,丽蓉在旁边嗔怪道。

  “真的很想要了吗?”

  “真的,我要你象爱丽蓉那样爱我”

  “那你得摆一个最性感,最淫荡的姿势。”

  “不要…。不要这样…。难为我…我真的不会。”

  “那我让丽蓉教你,这总可以了把?。”

  “你好坏,看在今天是你生日的面子上,我答应你就是了”说完素云一脸娇羞。

  绝色美貌的素云脱去身上的睡衣,躺下后,把自己的雪白的双腿打开,变成的形状。

  一个成熟、美艳少妇迷人的阴部展现在他的面前。美丽的少妇的阴部,一片黑亮、浓密的阴毛如森林般呈倒三角形分布在两条丰腴、白嫩的大腿中间,覆盖在微微隆起的阴阜上,然后,羞涩万分的素云用自己的双手分开自己粉红、肥厚、滑润的大阴唇,露出粉红色的滑嫩的小阴唇和微微洞开的阴道口,那里,早已经晶亮晶亮了。素云羞涩地闭上了自己美丽的眼睛,不敢看文枫。
从素云的阴部传来美艳少妇特有的体香,他看得血脉贲涨,抬起头去吻她那少妇成熟、美丽的阴部,当他的嘴吻在素云的阴唇上时,素云浑身一阵颤栗,他用舌尖分开素云的阴唇,舌头伸进素云滑润的阴道里搅动着,然后又用双唇噙住素云已经挺起的如豆蔻般小巧、美丽的阴蒂裹吮着,绝色大美人素云扭摆着白嫩的丰臀呻吟着,“啊……啊……啊……嗯……啊……”,一阵无色、无味、透明的液体从素云的阴道流淌出来,流在他的脸上嘴里。

  文枫再也不敢怠慢,怀着炙热的男性欲望,趴下身体,挺起大肉棒往湿淋淋的粉红细缝送去。

  文枫将肉棒顶住素云的花心嫩肉,就是一阵磨转,用大拇指轻轻拨开柔柔紧闭的娇嫩花唇顶端那滑润无比的阴蒂,犹如羽毛轻拂般轻轻搓揉。阵阵酥麻的充实快感,令素云不由自主的嗯了一声,整个人再度瘫软,内心感到羞惭万分,“好哥哥,快插进去吧…。”

  文枫还想再戏弄素云一次。他不急于将肉棒插入素云的玉体内,而是将素云整个臀部高高抬起,美女桃源洞口,如今已经微微翻了开来,露出淡红色的嫩肉和那颗娇艳欲滴的粉红色豆蔻,随着素云的扭动,